首页监管自律券商基金上市公司期货咨询机构市场统计资本网校资本法苑

位置:首页
本站搜索
标题  内容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精彩推荐

·关于举办深圳辖区证券经营机构 “行稳致远,专业赋能”系列培训的通知
·深圳市证券行业文化建设征文活动正式启动
·深圳辖区获重点突破 小额速调推广接近尾声
·深圳市证券业协会迅速抓落实 着力开创行业文化建设新格局
·证券行业文化建设倡议书

更多>>

热点文章

·通过2002年度年检的证券投资咨询机构及执业人员名单
·证监会:全面提升证券基金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原创】环球佳况令港股创六年新高
·【原创】深圳地区开设证券服务部指南
·【原创】进入高盛高华的高门槛

更多>>

论坛新贴

·[原创]金融危机下9大理财绝招
·[原创]工作?我是跌停板!
·[分享]证券市场基础知识重点与难点汇总-证券投资基金
·[分享]证券市场基础知识重点与难点汇总-债券

资本聚焦

·中小企业板及创业板
·QDII
·QFII
·三板市场
·深圳金融定位与深港合作
·佣金专题

最近更新

·【独家】深圳市证券营业部2020年3月份利润总额排行
·【独家】深圳市证券营业部2020年3月份营业收入排行
·【独家】深圳市证券营业部2020年3月股票基金成交总额排行
·【独家】2020年3月深圳证券市场情况简报

更多>>

【原创】不许洗牌的赌局

来源:资本网 时间:2010-1-25 15:41:41

                              黎鸣/文


自汉武帝以来的帝王们为什么都垂青于儒学?其中一个千古“奥秘”至今仍不为国人所全知。孔子曾曰过很多“具有人类道德水准”的话,帝王们就尊他为“圣”了。然而,只有无知而缺乏批判精神的人,才会盲目轻信历代统治者的宣传和说教。曾经,统治者们希望百姓能够永远尊其指定的“圣人”为“圣”,并将其“道德品质”捧上了云霄,其中关键也是不可言传的一点是,他们可以把那个千古“奥秘”永远地延续下去,这是其“权力永固”的“密钥”。
而中国历史事实证明,我们曾长期遵循的儒家“具有人类道德水准的话”,包括仁义礼智信等等,实际上反倒摧毁了国人真正应有的道德。把孔子认作中国最早的“道德家”,这是“老(子)冠孔(子)戴”的历史误会。“子曰”在中国历史上所起的真正作用,只是天命的、血缘的、宗法的、人治的、极权政治的“宣传品”,孔子,则是一个心中只有等级制度“礼乐”的人,其说教中相当远离真正的“道德”。
那么,什么是人类真正的(社会)“道德”?在社会中,“人人(政治)平等,人人(经济)自主,人人(文化)自由”,才是最基本的人类“道德”。孔子思想中有这样的“道德”吗?不仅没有,他和他的后继者们还极力反对这些最基本的“道德”,就像今天一些人反对“普世价值”一样。实际上,真正的“道德”存在于老子的《道德经》: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
至于孔子那些被称作“圣人”、“圣事”、“圣言”的内容,只不过是历代统治者的宣传,宣传的最终目的,则在于那个千古“奥秘”。而正是这个千古“奥秘”蒙昧了中国两千多年,导致中国百姓2000年中受到世间残酷的宰割,却还给予这个中国最早的“宣传部”长官以最崇高的“荣誉”、最无私的崇拜、最盲目的热爱。
那么,这个流传千古的“奥秘”是什么呢?为何孔儒思想能够获得帝王们如此长远地“青睐”?
这个千古的“奥秘”即是:孔家思想为中国历史设定了一个“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并为这一“赌局”装饰了神圣的“外衣”——符合“天命”的“礼乐”,而且还加上了“亲亲尊尊长长”的“孝悌忠恕”的“美名”。这种政治“赌局”为“天下——家族——独夫”的永恒的“血缘宗法政治”奠定了千古不变的“玄机”。正是这种“玄机”,构成了上述“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的流传千古的“奥秘”。下面我来做一些必要的说明。
什么叫做“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
玩过麻将或扑克的人们都清楚,在每次决定过输赢的“赌局”之后,都须重新“洗牌”:完全打乱已经出过的牌的秩序,然后“赌客”们重新随机地再次抓牌,以便重新决定下一局的输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大家完全遵守参与游戏的“平等”起点的规则。大家注意:“平等”竞争的“规则”!!!
人生在社会中,也类似于“游戏”,也同样是一场场“赌局”。人生苦短,而如果把一生中仅有的几十年全都仅仅当作“一次性”(不允许洗牌)的“赌局”,无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极其不公平的,是完全反自然(规律、真理、逻辑、人性)的。
请设想一下,如果有人让你去参加一个扑克游戏比赛,却仅让你有一次抓牌机会,并要求你必须仅仅利用这同一副偶然抓到的牌去进行后来每个不同场次的“出牌”,以此来“最终”决定你每一场的输赢,结果会如何?很显然,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的抓牌,谁抓了最好的,基本上也就确定了谁是永远的“赢家”,无论再玩多少场,只要“牌”不变,输赢的局面也不可能有大的变化。
如果仅仅是玩牌也就罢了,我们可以拒绝参与;然而如果人生的“游戏”也是如此规定,您不愿意玩也将逼迫您去“玩”,说白了,是逼您永远地“输”,永远地“失败”,这时,您的心情将会如何?
从前为国人安排的人生“游戏”,正是上述“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这实际上也正是中国两千多年来,至今都在坚持的、特有的人生“游戏”。在这种人生“赌局”中,永远都只能有极少数人是“命定”幸运的“赢家”,因为他们或他们的父辈、祖辈利用第一次的“暴力”夺取了“政权”,抓住了“最好的牌”,这副“最好的牌”不仅属于他们,而且还一代一代没完没了地属于其子子孙孙;与此同时,绝大多数的其他人及其子子孙孙,则永远只能属于“命定”不幸的“输家”。如果您已经属于“命定”永远不幸的“输家”,并认定谁是这种不允许洗牌的“赌局”的设定者,您还会继续尊他为伟大的“祖先”吗?
认清这个“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的千古“奥秘”,实际上也就明白了为何中国历史上的历代帝王都会如此“千古如一”地“青睐”儒家思想:因为此种理念为一群“偶然”的“既得利益者”牢固地贴上了“永恒性标签”,贴上了“子子孙孙永远宝用”的(命定的)“标签”。
<小标题>曾经的“不受欢迎者”
孔丘是中国历史上所有“权力既得利益者”的祖宗和长久的“保护神”,是“既得利益者”最好也是最古老的“宣传部长”。然而,这个“祖宗”、“保护神”、“宣传部长”自己本人生前,却是一条到处碰壁的“丧家犬”。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显然,历史上凡属于正在“打江山”的人们,都不会喜欢儒家思想,因为他们尚不是“政治的既得利益者”;但换了“坐江山”的人们,情况就不同了,他们必会像既往的帝王一样,下死力去尊崇、赞美儒家思想,因为他们已经成了“政治的既得利益者”,并要继续把这种“既得利益”的“权力”永远地遗传给子孙。而为了做到这一点,儒家的“说教”就将是千古不二的“法门”。
孔丘生于公元前551年,正值“春秋”时代末期。“春秋”是诸侯列国“历史”的别名,例如鲁国的“历史”即称作“春秋”。诸侯列国“历史”的兴起,恰恰是东周王朝“历史”衰败的象征。东周王朝衰败,诸侯列国争雄,争雄的结果必然是对东周天子的“冷落”,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正是“春秋”时代一个重要特征。孔丘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末期”,即“争雄时代”继续恶化而进入“战国”的“时代”,也即各国已从根本上无视东周“天子”的存在,乃至彼此以兵戎相见,以武装暴力相互兼并。说得更明白一点,这其实就是一个从政治上完全以武装暴力的形式重新“洗牌”的“时代”,“洗牌”的结果,即是看谁能够最后完全取东周“天子”而代之。
生活在这样一个政治“洗牌”时代,孔丘的政治主张却偏偏是要重建“东周”,即要重建一个“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大家可以看到,此时的各国诸侯,全都处于要对东周“天子”取而代之的时代,而东周“天子”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权力既得利益者”,谁想要保卫他,谁就是“逆”历史而动,必然受“冷落”。《论语》曾记录有人说孔丘“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原本是句讽刺的话,指出其“逆”时代而“动”,却被后来的儒家徒子徒孙们用来“标榜”孔子为“仁义道德”而“献身”的伟大精神。
至此我们可以设身处地地想,如果您是当时任何一位诸侯国君主,您会接受孔丘为您设计的如此不合时宜的政治主张么?这时的您,“权力既得利益者”的地位远远尚未稳固不说,而最大的“权力既得利益者”的位置(“天子”之位)更是一条大家都在追逐的“鹿”,您会让孔丘的“主张”来耽误您的大事么?说得更不好听一点,当时的各国诸侯,谁接受孔丘的政治主张,谁就将在政治上死得最快。
正是上述道理,孔丘只能充当那个时代到处碰壁的“丧家犬”。可是到了汉武帝时代,情况就不同了。汉武帝不仅坐实了最大的“权力既得利益者”的之位,更是一个巴不得他及子孙能够永远不可一世的“狂徒”,自然愿意有一个像孔丘这样的人来为其设计“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政治“赌局”。这时虽然孔丘早已不在世,但他为“权力既得利益者”所“设计”的政治主张,经董仲舒再又提出来,遇上汉武帝,那简直就如同一个早就被人遗弃的“烂枕头”,遇上一个想要让中国永远沉睡(永不“洗牌”)的“瞌睡虫”。正是这个“瞌睡虫”,让中国历史沉睡了两千多年,让两千多来这片中国大地变成了一个“永远都不允许洗牌”的(禁锢的)政治“赌场”。正因为此,两千多年来,它成了“权力既得利益者”的“乐园”,然而同时,它也是绝大多数国人长期不幸的“苦园”。
至此我们看到,无论是否出于本意,孔丘实际上充当了中国历史上“权力既得利益者”宗师和保护神的角色。而历代帝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权力既得利益者”,这样一来,他们能不“青睐”自己心目中的孔丘吗?至于今天人们“尊孔”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编辑:zjy)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深圳市证券业协会、深圳上市公司协会
Copyright © 2000-2003 SSA & SLCA.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深圳市红岭中路国信证券大厦五楼
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粤ICP备05046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