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监管自律券商基金上市公司期货咨询机构市场统计资本网校资本法苑

位置:自律

协会公告

·文化建设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展示 | 加强深圳市证券行业核心文化体系建设的探索与思考
·2020年度深圳证券公司分支机构分类监管工作正式启动
·关于组织会员单位证券业从业人员资格考试的通知
·关于举办深圳辖区证券经营机构 “行稳致远,专业赋能”系列培训的通知
·深圳市证券行业文化建设征文活动正式启动
·新证券法法规汇编
·深圳发布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共渡难关若干措施
·关于统计口罩等防疫物资需求数量的通知
·关于延长资本网交易数据报送的通知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深圳市证券业协会在行动

更多>>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中证协动态

自律规则

协会服务指南

证券业协会文件

上市公司协会文件

资格考试与管理

出版物

法律法规

联系协会

相关链接

【原创】进入高盛高华的高门槛

来源:资本网 时间:2010-2-24 11:12:17

高盛面试官最“冷若冰霜”

10月29日晚上5点开始,我就在屋子里等电话,到了5:40也没有,就骑车去北区食堂吃饭。结果吃完回来,正经过北区隧道口时,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是国际长途,我赶紧把车停在路边,跑进北区湖边树林里,在凛冽的风中接电话……

电面全是英文,总共持续13分半,是一个英语特别好的女士。首先是开场白,说我们是谁,将要面试,你不要紧张云云,然后:
1.为什么选高盛IT?
2.香港或东京的工作地点有没有问题,更喜欢哪一个?
3.简要介绍下简历上做过的项目,因为我简历上主要写的是在摩根的项目(当然公司的保密内容我是不会写出来的),她还问了简历上提到的金融产品。
4.对哪方面的技术感兴趣?
5.在学校做过什么项目,学过什么语言?
6.你有什么问题?

电面之后感觉不是很好,说一周内出结果,于是开始等待。高盛果然守信,说一周就一周,通知我11月15号早9点半去高盛高华(高盛在国内的合资企业,因国家规定不允许外商独资)在上海的办公室——长乐路989号世纪商贸广场做终面。这个时间在所有投资银行里算是最早的了,尽管比IT企业慢了很多。

由于对高盛充满期待,我精心做准备工作:向同学学习了领带打法、还借了另外一个颜色的领带;把西服拿出去熨烫;为避免早上穿正装挤地铁毁坏形象,订了面试前一天在长乐路附近的如家宾馆(这可不是省钱的时候);把从高中到大学的生活作了一次梳理,用本子记下来;用最好的纸把最新版本的简历打印好,附上参考材料(重要证书等,例如世界总决赛的那个),用曲别针装订成册;凭借我6年多的Google使用经验,把所有能搜到的有关高盛面试的信息都搜出来。

紧锣密鼓的准备,实际也是为后面的面试做准备。不过面试前一天我最终决定不去住宾馆,而是打车去长乐路。

高盛的终面和其他投行显著不同,首先就是没有群面,同时也更加残酷。总共分为上午、下午和晚上三个时间段,所有人都会有上午的3轮面试,每轮1对1,半小时。然后自己出去吃午饭,等电话通知,接到电话的就回去继续下午的面试,没接到电话的就走人。下午也是3轮1对1,然后再出去等电话,接到电话通知的再回来和面试官共进晚餐。但一起吃了饭也不代表会被录取,据说以前是上午去30多人,一起吃晚饭的只有5、6个,最后要2、3个。

面试这天,我准时抵达世纪商贸广场。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块打印有名字的不干胶贴在胸前,还有一份上午的日程表。然后就开始跟着HR挨个屋子“串门”面试。

第一个面试官是香港来的,看了一眼我的简历,第一个问题居然是“So you've worked in Morgan Stanley. Do you know XXX ?”(XXX是上海摩根的老大,东京过来的,很亲切、很有魅力的领导人,还曾经跟我们实习生一起吃过饭)这世界真小……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摩根跳到高盛的…… 后来面试多了,我才发现原来各家投行的管理层相互都认识,引用UBS一位面试官的话来说就是“This is a small circle. Everyone knows everyone.”这也是和IT企业不同的地方吧!第一个面试官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过去的项目经历,面试时他面无表情,眼睛直勾勾盯着你,真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好在在摩根口语得到了极大锻炼,还不至于语无伦次。

第二个面试官也是香港来的,是位女士,问题集中在团队合作和数据库方面。她会描述一个场景,可能是在团队合作中遇到的,然后问你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她坐的椅子离桌子很远,始终把一个本子垫在腿上写,可能是作面试记录(为什么不放在桌子上写呢……)。基本上从不抬头看你,我放在桌上的简历也碰都不碰,只是摘抄了上面的一些东西,给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投行的面试就是这样,人家不给你“死人脸”就不错了。不过在我面试的这几家投资银行里,高盛的面试官可以算是最“冷若冰霜”的了。

最后一个面试官是个印度人,听他说英语很困难…… 这一轮是纯粹的技术面,上来第一句就是“你熟悉硬件还是软件?”印度人果然强悍…… 他首先写了一段很简单但很搞的C++程序(就是很有谭浩强的风格!),让我写结果。真是考察基本功阿,可惜我都很久不写C++了,这个问题没答好。接着又让我设计一个链表的类,我刚把类声明(函数原形)写出来、实现了一个函数,他就叫停我了,可能已经达到目的了吧。最后一个问题我被搞惨了,我告诉他自己较擅长算法和数据结构,结果他给我出了个一列人戴红帽子、黑帽子的智力题。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他那个问题究竟要问什么,结果我用了将近15分钟去问他究竟想问什么,最后时间到,就结束了面试。中午出去吃饭,一起的两个硕士都接到了下午的电话,我没有接到,就孤独地坐地铁往回走。路上极度失望,累得睡着了。(自应届生求职招聘论坛)

我为啥放弃了高盛?

日月光华/文

现在拿到了喜欢的offer,该参加的入职酒会也都忙完了,静下心来写写面经,煽情的心路历程估计很多人写过了,我直接写有用信息吧。

一、电面。从日本东京打来的电话,之前会和你约时间,打通手机后会很体贴地问你要不要换固话。Why this function? Why Tokyo? Example of teamwork.? Example of your greatest achievement? Your hobby? 问题很简单,看你口语如何,逻辑是否清晰。

二.北京面试。匆忙补习了一下金融知识,匆忙踏上北上的飞机。应该是每个人面试3个面官,都是从东京直接飞过来的。我比较special case,连续面了7个。所有人在lobby等待,叫到你就去某房间,这间房间面试好再回到lobby等待下一个面官叫你去他房间。我们就如同走穴一样,一个一个房间地去享受自我鄙视。当我三场面完准备回去时,被hr叫住,拖进另外一间房间加面,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了4次,于是那天我成了interview queen。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加面那么多轮,我从associate面到那个部门的外国老大;起先面对加面,是所有candidate的羡慕声,因为大家认为加面就是对你有兴趣,你的chance就比人家大;而之后反复的加面,却给了我不确定感。

三、面试内容:一个口语很差的中年上海男人,主要测试我的数理能力。大一时随便用耳朵都能做出来的概率题,我居然全部遗忘不会做了。尽管我很诚恳地告诉他大学里的数学类课程全部是A,估计他也比较失望吧。

1男,1女,金融问题和数理问题的结合。据说有人被问到“17的8次方是多少,请现在估算一下”,估计死翘翘了,学过金融课程的人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男面试官是日本人,问我的职位选择。我要做sales,他说希望我做trader,谈谈想法,面试官说sales不招非日本人。我晕,当时那个汗,估计可以流一辈子。心里暗恨,不招就不招,为什么网站上不说清楚呢?我今天退了3个咨询的面试啊,就为了来北京一趟。不过,死马当活马医,trader我是绝对不喜欢的,我坚持说要申请sales。面试官说好的,然后还是金融专业知识考察,给我讲了一个新的投资方式,问我一些利弊,这个没接触过,不过经面试官引导,最后解决了。

女面试官看到我就开始笑,很nice的一个人。还是金融知识考察,她给我介绍一个新的期权组合方式,让我理解一下然后把她当客户去展示这个新投资模式,又顺手递给我一杯水,要我说服她买这杯水。很明显是考察我的communication skill and persuading skill,整个流程非常顺利,那些说服她的字眼从嘴巴里blabla出来,这辈子都没发现自己用英语说服人都能那么溜,说得她笑眯眯说:好好我要买下了。出她房间时说,你真的很适合做sales。我惨惨笑笑,心想你们东京又不招sales,何必给我正面评价呢。

第五轮结束时已经6点,zt开始张牙舞爪催促我,因为飞机8点40起飞,我不想被留在北京,第二天还有3场面试。正当我叼起一块pizza准备大块朵颐时,东京老大(外国女人),很nice的woman,朝我招招手,我又尾随进了一个房间。随便聊聊,没有任何金融知识的考察,问我为什么叫rachel,我很老实地说喜欢friends里那个角色啊。她豪放大笑。反正整个流程就很开心,稍微考察了一点我的persuading skill。

第六轮结束时是6点半,zt抓着我就走,电梯门口,hr又悄然出现,“Rachel…..”zt给我一个绝望的眼神,恶狠狠地告诉我,飞机真的不等人…sigh…我也知道。

hr告诉我,东京让我去高盛高华香港部门去面2轮。我告诉自己,我会疯掉的如果赶不上飞机。我坚持只能再加面1轮,时间20分钟。hr进去沟通了一下,说可以。过了5分钟,我进去。面对今年面试中最不堪的刁难和技术问题,我充分被他打击了,涨红脸出门,心里暗恨我再也不说自己是学金融的了。经验:Soft skill只能一时之用,如果想去投行,要早点准备专业知识。不要去玩票,真的不好。

结果:香港部门的offer要求我做2年trader再转sales,由于实在是不喜欢,没有和他们达成共识。放弃了这个offer。

新鲜的人大高盛高华面经

申请的是Global Compliance Beijing 09summer analysist。跟HK的HR约好是今天两点到两点半。果然是准时,开始和结束都一分钟都不差。

电话是由两个MM从不同的地方跟我面试。开始以为是全英文面试,结果居然是中英文交叉的。因为中文完全没有准备,于是照着英文现场翻译成中文来回答。
基本流程如下:
1.中文自我介绍两到三分钟。
2.How did you manage multiple tasks? give an example?
3.How did you deal with clients complaints?(志愿者经历)
4.对高盛在中国的业务了解。对高华和高盛高华的了解。
5.Weakness.
6.What do you know about Global Compliance? Why Global Compliance?
7.Did you choose any other departments?
8.对金融和投行了解多少?

希望能对今后面高盛高华的同志们有用哈(自天地人大BBS)

在高盛实习的感想

我想大部分人看这篇文章都是冲着GS这个名字的。So do I,of coz。但很可惜,这篇文章没有提及太多GS的business,反而更多的是谈及Ibanker里一些人的人格魅力。
 
我觉得在学校里学的多是professional的东西,而忽略了一些personality的东西。这也无可厚非,学生嘛,本来就应该好好学习。但我觉得,就像新东方老俞说的:进入社会后,你能用到你本科学到的也就10%,剩下的就要看你的自学能力、创造能力和社会能力了。
 
金融是世间万物食物链的最上游。无论是咨询公司、市场营销、成本控制,都只不过是让最后报表上面的几个数字更加好看的工兵。这就不难理解一个工作3年的VP可能赚的钱可能比很多咨询公司和广告公司的合伙人赚的还多。

金融市场就好比海洋中的食物链,每个热点都会有一群从小鱼到大鱼的饕餮。在香港回归和港股狂飙这次猎食的过程,我有幸作为一只兼职的小鱼在高盛度过了10周,并目睹了恒生穿破23000点和Dow冲破14000的一幕,也经历了次贷让恒生一天跌落1200点的历史性时刻。我在投资管理部下面的私人财富管理部门(PWM),纯粹是一个accidental banker,因为之前从来对数字和金融没有特别感兴趣过,但还是有幸学到了很多东西:
 
Absorb and digest information quickly: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比金融对信息变化更加敏感。从CPI, Interest rate到公司最新财报,以及实时的股价变化,每天要面对无穷尽的信息,吸收并宣传有用的信息来快速做出决策,无疑是挑战性很大的。

彭博和路透真的是伟大的发明,敲几下键盘,所有实时和历史的财务数据、新闻都在屏幕上。从沈阳回香港的飞机上,自己拿了两份报纸,很快通读一遍,然后发现周围的人还在细细品味。突然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处理信息的能力和速度已经提高了很多。

Re-define hard working:我的一个Mentor给我说,“hard working is given at Goldman Sachs”。但据我观察和与人的交流,发现这个真的是千差万别。如果说成功有什么秘方的话,我真的发现和hard work的co-relation最大。我的一个老板,每天8点准时到公司,和我一起听research call,然后做计划。他带领的3人团队管理15亿美金的资金,可以和一个对冲基金的规模相匹敌。另外两个top performers,A & R也是格外地努力,每天下班后还在家里看美国股市的盘。
 
人平庸与否,智力很关键,other factors given equal,我真的见识到了为什么成功的人会成功。
 
无独有偶,我到上海拜访一个做互联网的前辈,公司卖了3亿美金的龙哥。在这个周末的下午,其合伙人江南春还在给他打电话,要一起看一个公司的材料。他给我讲,周日陈天桥和江南春都在工作,江南春每年要亲自见1000多个客户。另一个投行朋友也讲,在分众上市的前一天,江南春一个人静静坐在酒店里,发了400条短信给销售部门问业绩。几十亿身价的富豪,每年还亲自见1000多个客户;七八十岁的李嘉诚,每天还在长江中心的顶层坚持工作。
 
我在创业的时候,曾经认为自己已经非常勤奋了,现在对“勤奋”有了新认识,对自己的极限也有了新认识。李嘉诚这些人现在还每天坚持上班,这就是差距所在。
 
斯坦福的很多同学认为,这两年的MBA就应该懒一点,享受生活,我一直不同意,现在找到了很多理论和事实支持。工作是充实的,我确实闲不下来。

Business model & strategy always matter:如果你认为高盛还是亚洲上市的冠军,就大错了。In investment banking & PWM,高盛现在都不是最大的,原因就是战略和商业模式。这里太敏感,不多说了。但是战略和商业模式真的是太重要了。“上兵伐谋”,有道理。

Re-define professionalism:一个VP告诉我,据她观察,成功的VP和不成功的VP,通常的区别之一在于专业程度(professionalism)。从开会不迟到这一最基本的事情,到每天都要把unanswered phone calls & unreturned emails回复一遍,这些最基本的小事区分了成功和不成功的人。即便是已经很晚,你很忙,至少也要回复电话告诉人家说你今天很忙,可以明天通话。是呀,一个连电话都不能接、不能回的人有什么呢?国内很多人有种非常不好的作风,不接听电话也不喜欢回复电话,自己感觉很牛逼。这种人不要合伙,一定不成气候,因为你需要他的时候总找不到他。我深有体会。

去参加摩根斯坦利的dinner,他们给我讲,投行里面分析师最让人生气的就是电话找不到人,或者请假的时候不给别人余地(先做决定然后请假)。

Tenacity and methodology:中国团队中最成功的VP之一是个外国人,中文流利。看到他每天cold call和发prospect letter, 我重新认识了什么叫做pitch skills和tenacity。见了一个外国人写的prospect letter,那个用词得当,有理有节,真是佩服。
 
一个老板让我去看1982年版的电影《华尔街》。我没有来得及看,但其中他让我了解的片段就是一个banker,为了认识一个客户,每年生日时给客户送他喜欢的礼物和卡片,并打电话。坚持了12年,最后终于有机会和客户见面,并一起做了一个deal。
 
某种程度上讲,做banking的辛苦程度不比创业容易,即使是高盛和大摩也经常抢不到deal。品牌有帮助,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人本身。

Even Goldman has lots of imperfections:高盛也有自身的很多问题,很多人和制度也有很大差距,这个不分享了。
 
IBD is not the most attractive division at all:“思路决定出路,布局决定结局,吨位决定地位”。像很多投行一样,高盛最赚钱的根本不是IBD,虽然IBD给其的光环最大。Trading给公司的收入超过总收入的60%。

Sales & trading和投资都是高盛更赚钱的部门,他们的pay其实也比IBD要好很多了。除了trading,SS&G和PIA都是不错的部门。IBD可能光环最大也最难进,却不是pay off最好的部门。
 
迟道的人不值得等:有机会和一个合伙人一起吃早饭,他impress我的一个故事是,如果约好了一起去开会或见客户,比如9点钟在门口见,他学到的lesson是,等到9:02有一个人还不来,坚决不要再等。不要顾及面子,clients’interests always come first。
 
Life is not all about money:投行里不乏high achiever和go getter,但money driven的人通常burned out也比较快。Jason是最成功的一个副总裁之一,也是我学到最多东西的一个VP。赚钱不是人生的全部,他给我讲了很多故事,每一个我都很感动。从家庭到宗教信仰,到他的每一个career move,从年少轻狂到现在的沉稳。他最后讲:每个人有很多个“面”,也有很多个“life”。一个全面发展的人才能成功,也才可以long term succeed。那么这么多life中,首先要有professional life:职业无疑是一个重要的life,他让我们不要把梦想埋葬在对金钱的追逐中,而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另一个life就是family life,无论是父母和爱人,自己都有很多责任和义务要履行,in return,我们也从家庭中得到很多。通常,我们能从家庭得到的永远比我们付出的多。人还要有自己的“hobby”、“sports life”等等。
 
人的身体在一天天老去,不可逆转,唯一的收获应该是精神上更富足,而又有多少人真正在精神上越来越富足呢?为了理想,或者说为了贪婪,我们又牺牲了多少?
 
Sell with conviction & empathy:如果你不相信你所出售的商品或服务,你的客户也不会相信。他们需要来自你的信心和保证。
 
You should be one of those blocksà Wei Kiat:实习的最后,Associate需要写一份商业计划书,一个新加坡VP告诉我,客户“选择高盛的理由”这一页我列的4点不对,“至少应该把你作为一个理由”。这给我很大震撼。公司无论多伟大,我们每一个人出去都好比是一个代表、一个窗户来代表公司,客户选择公司时,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对我们的信任。虽然公司品牌重要,个人也是公司品牌的一个部分,而优秀的个人又会不断强化公司品牌。

treat every one as your internal client:将你周围的每一个人都视为客户。
 
You can do banking? So can 10 million other people。你能做的,千千万万的人也都能做。我最深有触的是一点是:银行业并非发展一日千里的科技产业,谁都能做。

高盛也不能仗势欺人
说真的,我对高盛的印象一直不坏,总觉得作为世界知名公司,其员工的素质和能力都应该是一流的。但就在昨天,我终于从一个侧面认识了高盛。

昨天全天风和日丽,尽管有些冷。我和几个同学相约去香山,上午11点出发,游玩期间,忽然接到同学的通知(大约1点半),说高盛要在下午3到5点对我进行电话interview。尽管我承认自己很弱,99.99%不可能进高盛,但还是很高兴,毕竟别人给了我一个机会。旅游在匆匆忙忙中结束,我2点45赶回北大。那时午饭也没吃,就在屋里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渐渐地,5点钟快到了。我想也许前面的人多,那我就再多等一会儿。

时间到了6点,我终于从安静变为了急噪,从满怀希望变为失望。但我仍想,如果高盛再晚些时候打电话过来,对此次失约,表示出一些诚意,我还是原谅它。晚上快10点时,高盛的电话才姗姗来迟。以下的对白,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他说:“我是高盛公司的##。你是北京大学的##吧?”
我说:“是的,你好。”
他说:“现在比较晚了,我们把interview放在明天下午3点到5点吧?”
我说:“可以。但我希望这次请不要再失约。为了今天下午的interview,我已经放弃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我可能夸张了一点,目的只是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
他说:“对不起,参加我们的interview的人比较多。”

我想假如事情就这样结束,那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突然间,他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你看我们还有必要进行interview吗?”

我开始还没有明白,说:“当然。为什么这么说?”

他又立即严厉地说了一句:“我们之间的interview,要看你对我们公司的态度!”

分特,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他发火了。作为赫赫有名的高盛的一个职员,居然受到一个小小的北大学生的指责,他要使用他所拥有的interview权力,对我进行回应。他所要的,应该就是我的道歉吧,我这么想……

虽然我很差,至今仍没有一个offer,但是作为北大学生,我不愿意在他的压力下屈服,你有interview的权力,可以直接把我毙掉,但又能怎样?我就是我行我素,本来我也不抱希望,也许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也不怕他。
我回答到:“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我看也就不必interview了。谢谢,再见。”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这一段经历,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声明一点,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诋毁谁,攻击谁。高盛公司依然赫赫有名,进入之后,前途无量,祝各位被面试的同学如愿以尝。

向往高盛,向往北京

通过电话面试后(今年通过率很高),我们被邀请参加在管院举行的第一轮面试,上海这边IBD部门candidates大概有20来个,每个人要分别面三个面试官(大概都是associate),每人半小时,一半英文,一半中文。

第一个面试官是位和蔼可亲的男士,一上来先让我用英文自我介绍,然后随便问了些诸如为什么想做IB的问题。然后开始用中文聊天,针对我的简历和自我介绍问了些个人经历。最后5分钟,他让我提问。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高盛前几年在中国的并购业务基本上都排在首位,但去年好像排名下降,原因是什么?”他笑着说:“其实高盛有很多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大客户,比如中国**,如果它今年有并购项目(其实是国家注资),那么高盛今年的并购额马上就上去了,如果今年没有,排名就下去了。“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不同年份差别会那么大,这点从公开的报道里很难看到。’”他说:“是啊,如果不是insider的话,很难了解其中原因。”

我的第二个问题:“现在高盛很多竞争者都是全能银行,如花旗、德银、JP摩根等,他们能提供一揽子的金融服务,可能具有一些方面的竞争优势,您如何看?高盛会不会以后也选择合并的策略?”他说:“我们从来都是专心把投行业务做到业内最好。业务铺得太开,并不一定就能带来很好的效益。其实现在很多universal bank已经遇到这些方面的问题了。”第三个问题,“您觉得若想成为一名投行从业者,应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他说:“首先,你得具备快速学习能力。另外,高盛强调team work,你得是一个很好的团队合作者。”我紧接着说自己非常适合这种文化,举了在PWC实习的经历。最后,和面试官很友善 道别。

第二个面试官是一个看上去较tough的女士,心想这下糟了,我最怕不苟言笑的面试官。一跑上来,她也先让我用英文自我介绍,并笑着说:“我早饭没来得及吃,你不介意我一边听一边吃三明治吧?”我赶忙说“当然,没问题”心想,“做投行真辛苦,一年到头休息不了几天,还要牺牲休息时间给我们做interview。”对那位姐姐的感觉立马好起来。自我介绍后,她也问了些和前面差不多的问题。我逮到一个机会表达了自己对投行的兴趣,并对中国的并购市场做了比电话面试更详细的分析。姐姐听得认真,夸我“想不到,你对这些方面还是很了解的嘛!”她又问:“能谈谈你觉得高盛相比其他外资投行和中金的优势么?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提高竞争力?”我就说,近些年高盛在IPO和并购一直是NO 1的(引用了几个权威机构的评级),相比其他外资投行,高盛有更好的政府合作关系,而且对中国业务非常重视,有long-term commitment。相比中金,高盛又拥有全球性的资源等等。

接着她问:“能举个例子来同时说明你的团队合作精神和领导能力么?”我就举了一个暑期参加复旦和哈佛合办的年会的组织工作的例子,期间不时穿插提到自己对领导力和团队精神的理解(其实就是高盛的一些理念),可能这段是用中文的缘故吧,我讲得非常动情,感觉姐姐有点被打动了。这个问题告一段落,姐姐问了我一个很犀利的问题:“我感觉你对投行确实很感兴趣,那为什么暑期没去投行实习呢?”我当时狂汗,不是我不想啊。我冷静了下说:“当时,我投了德意志银行,可是由于没弄清楚deadline,等我submit的时候,同学都去参加面试了。我也申请了高盛,可据我所知,高盛今年好像没有在大陆招收正式的intern。所以非常遗憾。但是,我想,我从暑期在****咨询公司的实习学到的很多技能和锻炼的品质一样可以运用在投行。而且,我通过了CFA一级,虽然没有投行的实习经历,但我想我具备投行所必需的基本理论知识和技能。”轮到我提问了:“高盛间接成立了高华合资公司(当时高盛高华还没有获得批准),能谈一下高盛在投资中国方面的策略么?”第二个问题是:“我注意到高盛campus talk用的ppt上说ibd的职位在几年后就要去读mba或跳槽,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届时必须离开呢?”她很惊讶:“有这么一说么?我从没听说过。事实上,我已经在高盛工作7年了。”

我在走廊上等第3个面试。期间和其他应聘的同学聊。这里有个插曲,我们当时碰到两个也来应聘IBD的超级大牛,他们的对话让我们在场的其他同学狂汗。男的来自交大(很帅),已拿到Bain和AA(某国内投行)的offer,女的是我校本科的大牛(很PP),已经拿到某外资投行等offer。

过了一会儿,轮到第3个面试官了,是一个复旦师兄,倍感亲切。他先自我介绍:本科毕业后去了HSBC,然后去美国读MBA,再去GS暑假实习,就留下了。他也要求我自我介绍,我如法炮制。他问我为何没有IB实习经历,我就说虽然没有,但自信具备必需的理论知识。他问:“How to value a company?”(一道投行常问的经典问题),我阐述了两种常用方法,如DCF和multiples。他紧接着问,如何算Free cash flow,我的回答他比较满意。接着聊到最近高盛担任财务顾问的HSBC参股交行的事。他让我具体谈,我就说,这个deal是个双赢合作。一方面,中国推动国有大型银行上市和银行系统改革,需解决资本金不足和NPL(不良资产或不良贷款)问题,通过汇丰参股,交行吸收了资金,提高了资本充足率,又引进了先进的公司治理等。另一方面,汇丰通过入股,也可以在政策限制下,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并可利用交行的distribution network等。师兄频频点头。接着问:“如果你现在需要了解一个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信息,你怎么办?”我就说有很多网站直接提供其年报,并列举了几个财经网站。他马上又问:“那如果某公司还未上市,无公开信息,你怎么办?”我想了下说:“首先,可以接触一些行业专家或第三方行业报告,间接了解该公司在行业中的地位和经营状况。另外,考虑到很多公司财务非常不透明,我们还可以和信誉较好的会计事务所合作,请其做尽职调查。”师兄对我后面一句回答非常赞同。我们又聊了一会,他再提问。具体问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结束了3个各长达半小时的面试,饿得快不行了。总体感觉高盛待人非常和善,这恐怕也是他们今年招聘对面试官要求的(据说去年面试非常tough)。接触高盛,我觉得自己有点falling love with GS的感觉,喜欢他们的文化,期待和这样的面试官共事。可希望归希望,接下来能做的就是等消息了。

一面结束,感觉自己基本上be myself了,并做到了扬长避短,猜想进入final应该没问题。可一等就是一个多礼拜,这段时间也是我找工作最困难的时间,整整一周没有面试,也没有面试电话,反而接二连三被原先很有把握的公司据掉。心想GS再不给我机会,就竹篮打水了。那时每天在job版看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胆战心惊,信心落到谷底。

12 月3日看到网上一则新闻:GS获批,和高华成立新的合资公司。怪不得一直没动静,final通知应该就在这几天了。果然周末就接到了通知下周四(12月9日)在北京面试的电话,HR还问了我有没有投其他投行,有无其他offer之类的问题。最后,她给了我一家旅行社的联系方式,让我订往返机票,GS承担费用。

据说高盛final可能会面MD,说不定还能见到胡祖六,因为从来没有面过这么高级别的,所以心里没底。室友建议我问问sjiang,他经验丰富且乐于助人,我心里忐忑,毕竟以前从未跟复旦大牛们有过两句话以上的接触,而且以过去的经验来说,今年的大牛通常都是不care我们的。

BBS上给sjiang投条后,他马上给了我电话号码,打过去后,出乎意料,他很健谈,毫无保留地跟我分享经验和想法。他说MD一般比较tough,且倾向于问宏观问题,另外面试时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和寒暄等。最后针对提问,他也给了我很多非常有sense的建议。

我还联系了一个前几年去高盛的同门师兄(见过,但基本无交往),问了很多人才得到其email,没想到下午发信,晚上学长就打电话来了,先表示了对我进入final的祝贺,我发觉他说话的节奏和以前很不一样了。记得过去他是那种锋芒毕露、咄咄逼人、语速很快的人,但现在感觉和上回面我的associate一样,非常kind,语速也很慢,可能是公司文化和辛苦工作导致的吧。

他和我交流了一下对高盛文化及投行工作的看法,也给了我很多帮助和鼓励。

周三晚和一个一道面试的朋友同去虹桥机场搭机,居然迟到,只好换下一班,到北京时9点多了,姐夫的一个同学开车接我们。这是我第二次到北京,上一次是92年,小学刚毕业和家人一起来北京旅游。12年一个轮回啊! 重回北京的感觉好兴奋,那种感觉就像巴勒斯坦人重回耶路撒冷的朝圣般的心情。听着车上放的周杰伦的《轨迹》,看着车外点点路灯,一切是那么美妙,就像梦一样。我对自己说:“我要留在北京!”

到北大东门后,我北大的同学正在门口等我(复旦本科同学,后来考研去了光华,也在找工作),和其他人道别后,他带我在北大校园逛了逛。天气很冷,晚上10点多了,校园里人还是很多,气氛很浓。走着走着,发现前面有对恋人牵手走在一起,女的比男的高半个头。同学看出了我的惊讶,笑着说:“在北大,这还是很多很典型的。很多女孩不太看重对方外表,也很少有旁人说三道四。也许这就是北大氛围吧,自由、宽容。”我想,当初应该来这儿啊。

到了同学寝室,我们讨论了一会就睡了,准备迎接周四下午的final。面试地点是国贸那一带的China hotel,到那边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我原定时间是下午1:30,分别面三个面试官,各半小时,不过后来推迟到3点开始。到了楼上,发现很多上海来的同学。听他们说,上午面北京的,下午面上海的。上海这边大概十个人,碰到好些一面时的candidates,有财大mm(英语暴牛),复旦校友(经院本科毕业,有工作经验),复旦的可爱本本mm,还有在英国待了7年的一个牛mm,管院的研究生牛男等等。一面时那两个大牛好像没见到,可能因为别的原因没过来。

第一个面试我的大概是个VP,非常干练,也很pp的姐姐,她要下午赶飞机,所以每人只面20分钟。先让我自我介绍,然后问了些实习经历和课外活动,主要考察我是否是一个好的团队合作者,是否适合他们的文化。还问我在****咨询公司作了些什么,学到什么之类。我谈到学会 multi-task and prioritize。她紧接着问,手头有很多工作时,如何安排?我就提到按照重要性和紧迫性分类云云,最后她问我在咨询公司实习的直接上级姓名:“你觉得你的supervisor会怎样评价你并 提出哪些改进意见?”我就他们看重的quality回答,比如有team work精神啊,工作努力,学习能力快之类的。因为时间仓促,也没有轮到我提问,就结束了一面。

第二个面试官是个MD,老外,非常资深的banker,后来大家一致认为最tough的一个。他一跑上来先给自己泡杯咖啡,问我要不要喝点什么,我说自己也是个big fan of coffee,不过已经喝过很多水,所以不用了谢谢。然后他说:“这样吧,我们彼此了解一下,我先介绍下自己,然后你也介绍一下自己,好吗?”他自我介绍说,已在IB工作了十几年,开始在美国做,然后去了日本,后来又到香港,负责亚太区(日本除外)的业务等等。轮到我了,他便看我的简历。“你大学都是在复旦念的?学经济学?你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我就说是corporate finance,其实没有真正在学校听过这门课,但是考cfa看过,另外,平时也学习了些北大和MIT商学院的相关课件。我说corporate finance主要解决两方面问题:公司如何融资和如何决策投资云云,说这门课的很多理论在投行工作中都很有用处。接着,我又扯到联想收购IBM的PC部门案例(高盛是两个advisor之一),作了简短分析。

他在一旁一声不响地听,我当时就有点后悔,在MD面前讲这种东西,岂不是班门弄斧?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说完。他沉默了一下,说这个deal是业界没有预料到的,不像TCL并购汤姆森等等。总算过了一关,好险!然后他又跟我说,高盛的文化始终把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且非常注重团队合作,这点和其他投行很不一样,比如摩根士丹利就很强调竞争云云,“你能给我一个你在团队里工作的例子吗?”。于是我又举了一个以前的活动来说明,虽然想着用star,但因太过紧张,准备欠充分,发挥的不是很好。他又问:“你数学怎么样?”我说非常好,比如做很多公司的numerical test,能提前5分钟搞定。他摇摇头说:“我不是说这个。这样吧,我给你几道题算算看。”他出了类似24的5%是多少之类的题,前面两个我立刻答对了,没想到第三个25的5%居然答成了12.5,狂分特,然后一脸歉意。MD说,没关系,已经不错了,也有人一跑上来就错的。接着我们又聊了些其他方面的问题,如举例说明你是如何克服困难、达成目标之类的。期间经常被打断,比如服务生送水,MD站起来去开门,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痛苦极了。

总算结束了半小时的梦魇,我回到休息室和其他同学聊了聊,她们感觉这次final主要就是考察是否符合公司文化,可能不怎么删人。只能祈祷如此了,最好皆大欢喜。

第三个面试官就是胡祖六!我记得以前在财经上看到过他照片,感觉非常严肃、tough的一个人,再加上刚才的MD面的不太好,心里很不安。一开门,胡祖六就在门口等我,看上去非常年轻,个子中等,帅气,很可亲。他说:“你好,我是Fred Hu,你叫**是吗?请进。”他问:“你要喝水么?”我说:“不用了,谢谢。”他还是微笑着把水递到我手里,我先前的不安和紧张立刻一扫而光。我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很荣幸见到您。”

坐下后就开始随便聊,就像聊家常。他问我是什么地方人,我说浙江一座小城,那里的人聪明、勤奋、开放、好客等等。还问了我家里情况,父母职业、有无兄弟姐妹等。又问我喜欢什么运动。我说喜欢打羽毛球和踢足球,顺便提到,足球是一项很有意思的运动,喜欢打前锋或后腰,为了在赛场上获胜,必须作为一个整体云云。基本上没聊什么投行或宏观经济相关的话题,感觉主要就是看一下candidates有无personality方面的问题。面试结束后,Fred送我出来,我们又聊了聊北京,我委婉表达了渴望在北京工作的意愿。

结束了三场面试,我准备和HR道别,不料HR姐姐说:“等一下,我帮你再安排一个面试?”晕,我都快不行了。结果又参加了临时添加的一个面试。面试官大概是一个vp,男的,人也很nice。他先让我做个英文自我介绍,他注意到我有些紧张,就笑着说:“小伙子,别紧张,咱们随便聊聊。”他也让我举例说明team work spirit,然后让我随便提问。我先问,高盛成立JV后如何应对中金的直接竞争(sjiang帮我想的问题)?他说,其实和中金的竞争早就开始了,然后重点谈了全球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显得对前景非常自信。我又谈了下联想和IBM的deal,探讨了下双方的动机、战略考虑、利弊、市场反应等等。他表现得非常兴奋,说:“你看,人家韩国三星,东南亚金融危机时怎样一副烂摊子,现在呢?脱胎换骨,世界名牌。我们中国为什么不能出这样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家?”他说,虽然联想并购案的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但个人还是非常看好。最后,我又问了他有关career path方面的问题(也是sjiang的建议)。他就说,高盛内部是个扁平的组织结构,从analyst到associate,到vp,到MD。和其他投行不同,没有很复杂的hierarchical。

就这样结束了半天高盛的final。总体感觉,应聘高盛以来,其各方面的组织安排都非常井井有条(很多好公司的共同点),非常注意公司形象,而每位面试官,甚至HR工作人员都非常nice,让人很舒服。而且每一轮面试都可以发现,高盛非常强调其企业文化,希望找最合适的人。

(编辑:zjy)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深圳市证券业协会、深圳上市公司协会
Copyright © 2000-2003 SSA & SLCA.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深圳市红岭中路国信证券大厦五楼
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粤ICP备05046730号